<dl id="fobj5"><menu id="fobj5"></menu></dl>
      <div id="fobj5"><tr id="fobj5"></tr></div>

      <sup id="fobj5"></sup>
      <em id="fobj5"></em>

          <dl id="fobj5"></dl>
            <sup id="fobj5"><meter id="fobj5"></meter></sup>
              常州市新力醫藥化工有限公司歡迎您,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
              產品搜索:
                常州市新力醫藥化工有限公司
               
              卡托普利
              依那普利拉
              甲磺酸阿米三嗪
              鹽酸倍他司汀
              甲磺酸倍他司汀
              亞葉酸鈣
              鹽酸可樂定
              環磷酰胺
              沙利度胺(反應停)
              氟他胺
              替莫唑胺
              米諾地爾(敏樂定)
              氯噻酮
               
                   
               
              原料藥生產企業治理“三廢”技術可行,不達標原因復雜,成本大
              .................................................................................................................................................................................................................................................

              制藥企業環境表現能打幾分?2013年底,環境保護部組織各環境保護督查中心對醫藥制造企業相對集中的13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排查整治情況進行了督查,并現場抽查了部分發酵類、化學合成類醫藥制造企業。在督查的178家醫藥制造企業、7座醫藥制造園區集中污水處理設施中,18家環境違法問題突出,共存在40個環境違法行為,“三廢”超標排放問題嚴重。

              制藥企業怎么成了治污困難戶?達標排放真的很難么?在日前舉辦的首屆中國國際制藥工業環保發展論壇上,來自政府、協會和企業的各界人士就制藥企業面臨的環保難題進行了探討。

              原料藥企業是污染重災區

              從經營角度來看,解決環境問題就是規避企業經營的最大風險

              制藥企業因超標排污頻頻被曝光,環境保護部把制藥工業列入12個重點監測的行業之一。

              中國是醫藥大國,制藥生產企業遍布全國29個省、市、自治區。制藥業創造的工業產值占全國工業總產值的2.1%,而其廢水排放量和COD排放占全國工業排放的約3%。

              “2014年,廢水國家重點監控企業4001家,其中醫藥制造企業有118家,約占2.9%;廢氣國家重點監控企業3865家,其中醫藥制造企業16家,約占0.4%。”中國化學制藥工業協會資深副會長張明禹介紹說。

              中國是一個化學原料藥生產大國,尤其是發酵類藥物產品的產能產量位居世界第一。原料藥作為整個醫藥產業鏈上游的產品,附加值低,產能過剩,尤其是原料、能源資源漲價,污染治理投資大和高運行成本,造成成本飆升,已成為發展的瓶頸。

              2013年,我國有藥品生產許可證的企業7232家,其中化學原料藥企業1556家,化學藥品制劑企業2841家。無論是企業數量,還是行業的主營業務收入,這兩個子行業都占有較大比例。從以往分析調查來看,這兩個子行業的污染負荷量約占全行業的80%,化學原料藥的污染負荷又占絕大部分。無疑,化學藥品原料藥制造是醫藥制造業環境保護工作的重點。

              2010年,環境保護部發布首次全國污染源普查公告,在工業中,醫藥制造行業位列化學需氧量排放前7位,制藥工業是受到重點監控的行業。因此,提高資源能源的利用率,減少污染物的排放,對制藥企業來說刻不容緩。

              此外,有關部門制定了一系列法規標準和鼓勵政策,規范和引導制藥企業的合理發展,使得制藥工業的環保門檻日漸提高。2010年《制藥工業水污染排放標準》頒布執行,這是我國首次對制藥污水制訂行業標準,標準嚴格度基本與發達國家相同。這一標準對制藥行業形成了剛性約束,使得制藥行業環保成本大大增加。

              新修訂的《環境保護法》強化了企業污染防治責任,加大了對環境違法行為的法律制裁,使得制藥行業面臨更加嚴格的法律環境。

              “事實上,從企業經營角度來看,解決了環境問題就是規避了經營的最大風險,從而提高了生存能力。因此,提高污染防治能力和降低生產成本將成為未來制藥企業的核心競爭要素。”中國環境保護產業協會副會長于越峰認為。

              高物耗增加環境負擔

              工藝路線長、高耗能低產出,產能過剩、設備閑置率高

              化學原料藥的生產工藝,一般應用的是化學合成技術和生物發酵技術。化學合成技術又分為全合成和半合成技術;生物發酵制藥技術是利用微生物技術通過高度工程化的新型綜合性技術來生產的,這種技術工藝在醫藥制藥當中通常稱為發酵工藝,比如青霉素、土霉素的生產都是采用的發酵工藝。

              中國化學制藥工業協會的環保項目專家張道新介紹說:“工藝路線長、反應步驟多是化學原料藥生產的一大特點。”投入的原輔料種類多,其中一些屬于危險化學品。單一類別物料的質量數量相對較少,投入的物料產成品轉化率低,由于轉化率低、具有生物毒性的特點,又由于投入的單類物料的數量較少,因此,廢棄物中的單一廢棄物的回收經濟率不高,難以實現廢棄物資源化,一般只能作為廢棄物處理。

              以維生素C為例,其產出率為14%,以此比率推算,全國2012年年產量20萬噸,需投入原輔料143萬噸,除去轉化為成品的20萬噸,其余123萬噸物料都成為廢棄物,并成為環境治理的負擔。

              “能耗高、耗水量大也是化學原料藥生產的特點之一。”張道新說,化學原料生產企業一般都是耗能大戶和耗水大戶。從調研數據看,單位產品耗水量最大是鹽酸林可霉素,噸產品耗水量3614噸,青霉素工業鹽、青霉素鉀(鈉)、維生素C的單位產品耗水量也較大。

              “此外,產能過剩的問題也很嚴重,生產設施閑置率高。但同時,擴大生產能力的重復性建設依然熱情高漲,并且在向環境脆弱的地區轉移。”張道新介紹說,根據制藥行業2013年調研結果顯示,10家青霉素工業鹽生產骨干企業總產能14.75萬噸,實際產量3.39萬噸,生產能力利用率22.98%;4家7-ADCA生產企業,產能1.13萬噸,實際產量3800噸,生產能力利用率33.63%;兩家硫氰酸紅霉素生產企業,產能1.48萬噸,實際產量2800噸,生產能力利用率僅18.92%。

              現有技術足以解決“三廢”問題

              但廢水處理成本高昂,推行清潔生產勢在必行

              化學原料藥生產過程產生的污染物主要是廢水、廢氣、固廢和噪聲等。其中生產廢水主要來源于工藝廢水和清廠廢水。國家化學合成類制藥工業廢水污染物排放標準對于pH值、色度、懸浮物、BOD5等25項污染物排放限值作了規定,有的地方標準列了60多個項目,實際上廢水污染物因子還遠不止這些。

              北京曉清環保集團副總裁齊國瑞介紹,從廢水治理角度看,制藥廢水污染成分非常復雜,還具有一定程度的生物異質性,有些廢水難以降解,有機物含量很高,廢水TDS含量也較高,總體治理難度較大。

              在制藥企業中,沉重的污染治理任務也造就了污染治理的隊伍,使企業污染治理趨向專業化,有的企業還把富余的治理能力面向社會提供服務。例如華北制藥集團、山東新華制藥集團、山東魯抗醫藥股份有限公司等企業面向社會提供社會服務,取得了良好的環境效益、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總體上看,化學藥物生產企業都對企業造成的各類污染物進行了治理,現有的污染治理技術可以滿足達標排放的需求。

              “目前處理制藥廢水的思路,主要還是以生物法為主,結合其他方法。”齊國瑞表示。曉晴環保曾承接哈藥集團的廢水處理項目,當時哈藥集團每天廢水水量大約兩萬立方米,有中濃度和高濃度兩股廢水,混合后,COD達到5000mg/L,BOD達到2500mg/L,SS約500mg/L,但硫酸鹽濃度很高,達到3800mg/L。“廢水中的硫酸鹽對厭氧尤其是產甲烷菌影響非常大。”齊國瑞表示,當時曉清環保與哈藥集團簽訂合同的出水要求是COD達到300mg/L,BOD小于60mg/L,SS小于150mg/L。

              針對這些情況,項目采用的主體工藝是ECHAP水解酸化+溶氣氣浮+CASS,首先提高生化性,去除大量SS,最后進入CASS去除更多的懸浮物和氨氮。“實際運行下來,COD能夠穩定控制在210mg/L~260mg/L之間。其他指標也都達到合同的要求。”齊國瑞說。

              可見,現有廢水處理技術可以承載制藥廢水的處理,包括廢水中較難處理的生物毒性物質。對多家企業實際各處理單元出水急性毒性的測試表明,大部分制藥企業廢水的處理流程可以通過生物處理過程有效地去除急性毒性。但是不容忽視的是,由于處理工藝步驟多,能耗大,水處理藥劑使用量大,造成每噸廢水的處理成本達到10元~50元,有的甚至更高。

              但工業廢水的排放標準呈趨嚴的態勢,這必將使污染治理的成本進一步提高。

              要改變原料藥高污染的發展模式,改變全過程的生產方式,推行清潔生產和節能減排勢在必行。企業從生產源頭開始,對全過程進行審核研究,實施清潔生產,以降低末端處理負荷,減少污染處理成本。

              以華北制藥集團華欒有限公司為例,其于2012年3月開展了新一輪清潔生產,年實現經濟效益342.08億元,節水26.66萬噸,節電6.09萬千瓦時,節約蒸汽7775噸,節約鹽酸319.82噸,節約堿46.99萬噸,節約氧233.17萬噸,減少廢水排放3.75萬噸,環境效益、經濟效益明顯。

              為何時有超標問題?

              企業經常變更產品和產量,造成廢水水質和水量的變化

              盡管企業投入了很大的資金對廢水進行治理,但是超標現象仍時有發生,對此,張道新分析說,原因有如下幾點。

              一是企業經常變更產品和產量,造成了廢水水質與水量的變化,這種變化超出了廢水處理的承載能力,從而造成超標排放;

              二是企業的應急處理能力建設不足,如一旦發生染菌等事故,水處理設施會受到較大的沖擊,超出系統承載能力,造成超標排放;

              三是生產管理與污染管理部門信息溝通不暢,生產品種變更后不能及時地傳達到污染治理管理部門,以致失去了運行參數調整的時機,造成處理不達標;

              四是不適當地使用廢水處理設施。個別企業把廢水處理設施當垃圾站使用,把本該單獨收集處理的廢棄物排入廢水處理系統,超出廢水處理系統承載能力,出現處理不達標的問題;

              五是在進行廢水處理設施設計時,對企業的廢水水質、水量、排放規律和可能的變化狀況缺少充分調研,尤其對于制藥廢水中含有的復雜成分可能具有的生物毒性、產品變更帶來的負荷變化認識不足,導致了設計上的先天不足。

              此外,也存在個別企業因為利潤微薄,無力支撐高額污染治理運營費用而非正常運行污染治理設施的狀況。

               

               

               
                返  回
               
               
              網站首頁 | 公司簡介 | 產品介紹 | 新聞中心 | 企業概貌 | 人才招聘 | 在線咨詢 | 聯系我們 | ENGLISH  【后臺管理
              常州市新力醫藥化工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C)2014 網絡支持 中國化工網 全球化工網 生意寶 著作權聲明
              男人的天堂在线